我也做回群演,看着胡静“英勇就义”

 网友投稿   2017-05-18 21:03   4808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
我也做回群演,看着胡静“英勇就义”

彭小华

5月15日早晨接到新宇老师的电话,告诉我今天在思蒙拍摄向警予英勇就义的戏,是全剧的高潮,可去看看。因没车,一直过了中午12点,我们一行才乘坐曹娬娥的车匆匆赶到思蒙。

下了车,我来不及吃中餐便换上了剧组的服装。第一次穿上长袍马褂,似乎有一种穿越的感觉,当然也有一点小小的兴奋。对我的这身装扮,文友赋词戏称:一身大褂回旧年,笑忘言,已无眠。一条老枪,料想是汉奸……我的同学说得更幽默,说我很像蒋介石。当然,也有人说我像共产党的英雄人物。其实,我的相貌和气质虽不像英雄人物,但也像个生意人抑或旧时有点文化气息的小市民吧。不过,何先培老师穿着长褂倒是很像过去的北大教授,典型的旧知识分子形象。

就这样,我们一行穿上剧组的服装很惬意地走向码头,没受到任何阻拦。前段时间在思蒙看拍戏,就因为没牌,受到工作人员的阻拦而无法进入拍摄现场。我们都是写文章的,来拍摄现成观看,不就是写写文章记录和宣传溆浦的这一大盛事么?可是,人家不认识你,不管你是何许人也,他们只认工作牌。

闲话少说,言归正传。一会儿,所有的群众演员都上了各自的船。船,一字儿排开,徐徐开动,片刻进入碧水青山描动的画廊之中。船仓里荡起了欢声笑语,大家兴致盎然,尽情地相互拍照,留住这拍戏的美好时光。船行至桃园洞天的码头靠了岸。主要演员还没来,剧组的工作人员正在布置刑场。天气很热,穿着长袍马褂密不透风,我已汗流浃背。有人见缝插针抓住这短暂的商机,从思蒙镇运来了饮用水。我去买水时,价格已涨至5元一瓶。喝了水,感觉舒服多了。

等了很长时间,导演和摄制组及主要演员胡静陆陆续续来到拍摄现场。场内的气氛活跃起来,大家兴致勃勃等待着开机。

此刻,扮演向警予的胡静已化好了妆。我们所有的群众演员也都走到了指定的地点。周围的山道上站着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士兵,拿枪瞄着刑场。刚才还是晴朗的天空居然飘动起两块浓重的乌云来,霎时我便感觉到气氛肃穆,四周的景色也凝重起来。不知为什么,我的心忽然一阵阵紧缩。

首先是试拍。只见胡静被行刑的刽子手五花大绑,等待押向刑场。她的脸色很苍白,颧骨和嘴角印着殷红的血迹。嘴角还被扣上了皮带,不能说话,不能呼喊。因为在监狱里受尽了折磨,她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。这就是当年被行刑时的向警予啊,泪水已模糊了我的双眼。当执行导演宣布开拍时,向警予瘸着腿坚毅地一步步迈向刑场,围观的群众演员都大哭起来,大声哭喊着:“警予,警予……”他们扑上来拼命扯着向警予的衣服和裤脚,不让她走。那些士兵横着枪杆拦着涌动的群众,不让他们扑上来。向警予视死如归的凛然正气,使我的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。

试拍几次后,紧接着开始正式拍摄。只见向警予被绑在了十字架上,行刑的刽子手朝她扣动了扳机,当响第一枪时,顿时我看到向警予的身上鲜血直涌。刹时,所有的群众演员都跪在水田里嚎啕大哭。接着响起了第二枪,第三枪,第四枪……向警予的身上已是一片血迹。身上的枪眼血洞惨不忍睹。大家舞动双手,悲痛欲绝的哭喊道:“警予!警予……”我当时顾不了文化人的斯文,竟然哭出了声,哽咽道:“警予,一路走好!”其实,剧本里根本没有这样的台词,我完全是出自内心的呼喊。当时刑场上哭声一遍,我不知自己这句发自肺腑的台词是否被录上音了,也许掩没在悲戚的哭声中。

在哭喊的人群中,有一位年已七旬,白发苍苍的老大娘,哭得十分伤心。她声音嘶哑,一身颤抖,十指深深地嵌在泥地里。她也是其中的一个群众演员,没有任何修饰,无须化妆,完全是本领的一种展示,却是那么逼真,我深深地受到了震撼!她的最真实、最自然的表演镜头,不,不是表演,使我再一次泪如泉涌。事后,我问她,你怎么哭得那么伤心呢?她回答我说,向警予是我们溆浦人啊,怎能不伤心!回答得多么真实而又朴实无华,也许她根本不知道向警予是我党唯一的女创始人,但是,她知道向警予是溆浦人,是英雄,足矣!

这场戏拍得很成功,我看到刘毅然导演也泪流满面。他为所有的群众演员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已经快下午七点了,我早已饥肠辘辘。群众演员都纷纷上了船,返回思蒙镇。

青山夕照,落日的余辉洒在江面上,波光粼粼。我伫立在船头,任凉风吹拂,却一直沉浸在拍戏的情感中,思绪万千……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hnsimeng.com/post/36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网友投稿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